服务热线:18766962455
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

农业为何不是理想的创业赛道?

发布时间:2021-01-26 11:11:59

在台企卖了20年电脑的吴阿东,选择在不惑之年扎根到农业领域,半辈子积累的经验被运用到田间地头,转身成为鲜食玉米的电商拓路者;

海外硕士毕业的新疆姑娘赵闫,放弃“绿卡”回到生活了十几年的家乡,带领自己的两个双胞胎弟弟,专门从事新疆红枣的种植、加工和销售;

患有神经性肌肉萎缩的杨添财,二十出头的年纪开了第一家网店,试着帮助父母卖自家种植的猕猴桃,目前已经是销售额上亿元的电商达人……

为这些创业故事提取一个关键词的话,无不和农业息息相关,在一度被主流舆论所遗忘的乡村里,像赵闫一样的年轻人已经多达十几万。不禁让我们思考,为何几年前还是高风险的代名词,甚至被资本市场绕着走的农业市场,悄然成了IT大佬、海归精英以及无数草根青年创业的新热土?

01 装在套子里的农业

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,农业可能不是一个有吸引力的赛道。

至少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,相较于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来说,农业一直都是资本最为冷静的市场。尽管在上世纪80年代后曾出现几次创业浪潮,涌现出了新希望、牧原、万向等风头无二的企业,却始终难掩农业背后的辛酸。

刘永好、秦英林等少数幸运儿在农牧业市场博得了亿万家产,可仍有数以亿计的农民兄弟刚刚越过贫困线。对比江浙地区大批靠手工作坊衣食无忧的“土老板”,农业显然不是一个谋生的好计策。即便农民出身的鲁冠球多次呼吁“只要政策对头、重视科技、投资到位,农业一定是一个大产业、好产业,而且效益不会比工业差。”但农业又一直处在“缺少变革和新故事”的资本荒漠。

特别是放大到国民经济维度上,虽然农业是中国的三大产业之一,对GDP所占的比重却在逐年下滑,俨然成了装在套子里的行业。

农业为何不是理想的创业赛道?


个中原因并不难解释,甚至可以梳理出农业的三重原罪:

一是生产端的高度分散性和需求端的高度不确定性,导致农业成了风险极高的行业。诸如姜你军、蒜你狠、豆你玩、猪坚强等现象就是最直接的例子,这些流行语走红的背后是无数网民对于农产品价格上涨的情绪释放,鲜有人关心的是,每每在农产品价格上涨后的第二年,都会有大批的农民种植相应的农作物,最终导致市场供大于求,价格开始急速下跌,一年的收入也就打了水漂。

二是分布散、规模小的小农模式仍是当下中国农业市场的主流。对比国外大中型农场林立的耕作模式,国内还是传统小农经济主导的产业。有关统计数据显示,目前经营耕地面积小于10亩的农户占比持续稳定在84%—86%之间,大于10亩的农户占比仅维持在14%—16%,且呈现出小幅下降的趋势。正是产业链的分散和各自为战、相互剥削,导致农业长期处于高投入低回报的状态。

三是缺少有高附加值的农产品品牌,大多数农产品未能成为消费品。或许网易的味央猪可以拍到20多万一头的天价,京东的跑步鸡可以高于市场价格两到三倍,云南的褚橙往往是供不应求的局面,但“重渠道不重品牌”仍是农业的真实现状。即使农产品是刚需中的刚需,却未能给消费者带来超越产品本身的消费体验和价值,品牌的缺失从一开始就限制了农产品的市场价值和想象空间。

让人深思的一个问题是:互联网在过去十年中屡屡扮演了“颠覆者”的角色,比如互联网+金融、互联网+营销、互联网+医疗等等,也频频加速了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,为何在痛点清晰、方向明确的农业市场,互联网偏偏成了边缘角色?

02 互联网的化外之地

如果说互联网未曾打农业的主意,俨然有诽谤的嫌疑。

仅仅是在过去两年中,互联网巨头和农业大户联姻的消息就屡见不鲜。诸如AI养猪、AI种瓜、AI养鹅、农业大脑等概念多次出现在形形色色的发布会上,农业数字化似乎已经是离弦之箭。

再往前追溯一些的话,电商下乡运动一度轰轰烈烈,在一幕又一幕刷墙的标语中,农村早已不是电商未曾染指的处女地。同时物流领域的玩家们也在积极将战线延伸到乡镇,可为何农业照旧是互联网的化外之地?

回答这个问题前先要厘清农业的产业链条,即主要包括生产、运输、消费三个环节。遗憾的是,新技术对农业生产端的改造,还处于雷声大雨点小的状态,像AI养猪之类的尝试能否推而广之仍然存疑,而互联网对农业的改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集中在流通环节,目的是打通服务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农业为何不是理想的创业赛道?


可由于当前的农业还是典型的小农模式,导致科技化改造的难度大、成本高,加上农产品缺乏统一标准、客单价和利润率双低的制约,小农户始终无法融入到电商体系之中,中国的农民也被迫隔绝于互联网之外。

但互联网商业就像一场寻找新大陆的游戏,当最容易改造、距离最近的领土被瓜分殆尽后,哪怕是最苦、最累、最难啃的农业,也注定会吸引越来越多人的目光,何况农业着实是一片新蓝海。

在拼多多开始崛起的2015年,农村电商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探索几近完成,所以拼多多将着力点放在了农产品的需求上,其中的撒手锏正是“拼购模式”。通过拼单的玩法,可以在短时间内汇聚同质化的需求,比如在草莓上市的季节里,数万人乃至几十万人的拼单,刚好可以消化掉一个产区的应季产能,继而为当地农民创造稳定的订单。

或许“拼购”在当下已经不是什么新概念,却巧妙地解决了农业电商化的一个核心痛点:消费者在时间和空间上极度分散的需求被集约化,需求端的不确定性也就迎刃而解,然后一步步将需求和产地连接,帮助小农户在电商体系中直连全国的大市场,最终让拼多多成了万亿市值的电商新贵。

03 崛起中的农业赛道

倘若只是将拼多多的逆袭归功于拼购,恐怕会陷入另一个误区。

靠农产品起家的拼多多,对农业的改造是有迹可循的,大致可以归结为:从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农产品需求,到“产地直发”的农产品流通,到“最初一公里”的源头变革,再到农业前沿科技的探索。

新技术改造农业还是后话,拼多多的护城河其实在于“最初一公里”。毕竟互联网的聚集效应并非是拼多多的专利,控制农业的上游生产,才是构建竞争壁垒的关键,也是彻底激活农业赛道的必要条件。

以2020年初的一幕为例,阿里、京东、拼多多等均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农业,一是为了帮助部分产地消化因疫情滞销的农产品,同时也是电商平台们的新战场:阿里将直播卖货引入了农业领域,并掀起了县长带货的风潮;京东的物流能力进一步向乡村下沉,并将合作产地的农产品推上了焦点位;拼多多在过去五年中打造的天网、地网、农地云拼等技术和模式创新,也逐渐被外界所熟知……

对于现阶段的农业市场而言,巨头们的“神仙打架”绝不是什么坏消息,有了拼多多崛起的经验和刺激,几乎所有的电商平台都在重新聚焦农产品,折射到整个农业赛道上,正在酝酿新一轮的生机和活力。

比如文初提到的吴阿东、赵闫和杨添财,他们既是十几万农业创业者的一份子,也拥有一个特殊的身份,即拼多多的“新农人”,作为拼多多“地网”体系的核心组成部分,“新农人”可以说是执行“最初一公里”战略的关键。

农业为何不是理想的创业赛道?


“新农人”在产业链条中往往扮演了两重角色:一面对农产品的集聚、分级、加工、包装等生产和流通环节进行整合,只有三五亩地的小农户被紧紧凝聚在一起;一面扮演了当地的致富带头人,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农民加入到电商大军的行列,促进地方农产品产业的规模化崛起。

正是这些受过高等教育、了解互联网的“新农人”的“连接”,拼多多等电商平台的数据可反向指导生产,对供需进行精准的匹配,同时让农产品摆脱对传统渠道的依赖,逐步打造有当地特色的品牌,进一步挣脱传统农业的束缚。

打个比方的话,“最初一公里”就是建立农业与互联网连接的“接口”,目标是探索出一批适用于小农生产模式的、低成本、可复制的解决方案,重构生产上游的链条和协作方式,以满足每天千万级、每年千亿级的的需求,最终呈现出的可能是一场重配农业生产要素的革命,也是小农模式进行现代化转型的历史机遇。

文初留下的问题也就有了答案。拼多多等电商平台在“最初一公里”撕开了一道口子,释放的是沉积了几十年的活力。联想到农业农村部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的消息,以及新技术对农业基础设施的改造……农业赛道的崛起已经是现在进行时。

04 写在最后

所有‘落后”产业存在的问题,归根结底可能都是人的问题。

根据中国农业大学智慧电商研究院发布的《2020中国农村电商人才现状与发展报告》显示,目前从事农产品上行工作的电商人群,仍以中等文化水平为主,初中和高中文化占比高达82.5%,大学文化的比例仅有16.5%,大部分高校毕业的电商专业人才,第一选择并非是投身于基层农村电商。

人才的匮乏正是农业一度被“装在套子里”的根源,也一直是农业现代化转型停滞不前的刺骨之痛。

所幸,吴阿东、赵闫等十万年轻人已经将精力留给了农业,智力资源向农业市场下沉早已是可以预见的趋势;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也开始以“多多大学”之类的形式,帮助农村地区进行电商人才培养,并在产业层面帮助农产区做品牌、定标准……

在“第二个百年”新征程来临之际,农业正在渐渐变成一条理想的创业赛道。


咨询热线:18766962455
LINK 友情链接:
Copyright © 2010-2020 农无忧 版权所有     
ICP备案编号:鲁ICP备xxxxxxxx号